现在的位置: 主页 > 融资 > 正文

大疆下乡记:植保无人机推广背后的产业难题

2019-05-15 13:17 融资

蓝鲸TMT记者 新月

作为国内最受关注的无人机独角兽企业,大疆近期因内部贪腐和员工泄密事件站上舆论风口。一位接近大疆的知情人士告诉蓝鲸TMT记者,“在经历了这些事之后,大疆内部正发生一些积极而明显的改变。”他所说的改变,或许指的是大疆在农业无人机市场的动作。

其实,在消费级无人机市场占有一定份额后,大疆正致力于用“两条腿”走路,将触手伸向产业无人机领域。通过产业布局改变自身基因。在这背后,一方面是消费级无人机在价格和限飞政策多因素影响下,难以像智能音箱等智能硬件一样保持高速增长;另一方面,虽然无人机的产业应用前景可观,但现仍在探索和尝试,还要先在教育阶段投入时间和成本。

大疆农业的起步时间在行业级产品中相对较早,其自2016年进入市场后已经针对农作物监测、咨询、灌溉管理和喷洒推出了T16、经纬M100与M200等多款机型。日前,大疆又展示了最新的无人机果树模式。

不过 股票配资网站 ,记者与无人机经销商沟通了解,无人机“下乡”之路并不顺畅。对个体农户而言,无人机成本偏高,且农村劳动力老龄化日益严重,对无人机的接受度普遍不高。此外,有意购买无人机的农户也普遍缺乏操作无人机的经验,亟需系统化培训。

成本偏高、劳力老龄化等成阻碍

大彭目前是大疆在江苏盐城的一位经销商,从事农机销售已经快10年。他所负责的工作主要是面向用户推销无人机,提供售后和培训。

在他看来,无人机对传统农业在效率和安全等多方面的改善是明显的;盐城当地作物主要为水稻和小麦,无人机机械化更均匀,效率大概为传统人力的100倍。据另一位大疆人士介绍,传统个人8小时的作业范围在10亩左右,而公司旗下产品能做到1小时150亩。

但在技术更新与相关产品推广的背后,大彭表示仍有些阻碍,并对此表示无奈。

“我自己也来自农村,农业植保一直是农民的痛点。植保以前都是用人工,人背着药箱。农药中毒情况高发,我自己的家人也曾遭遇过同样经历。”大彭指出,农药中毒背后主要来自两方面原因,农药的种类和打药的技术。如今通过人工药箱作业的依然有不少。

根据央广网中国农村之声2016年报道,每年我国因农药中毒人数超过10万人。对植保作业人员来说,农药随时可能对身体造成伤害。而截止到2019年,大彭所处区域,人工药箱作业的比例超过50%,原因在于部分零散的用户,更偏向于节约成本的方

式。

植保无人机的另一显着优势在于,能避免传统地面植保机作业时,因碾压带来的经济损失;根据他的估算,农作物损失比例会在2%-5%左右。同时,还能均匀节能用水,更利于环境保护。但更严峻的问题是,如何妥善的将劳动力转移至这一新兴作业方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