现在的位置: 主页 > 信托 > 正文

期货交易鑫东财配资CDR基金销售火爆:基金、券商等各自获得什么

2019-04-15 19:11 信托

[摘要]随着六只CDR基金一纸批文的正式下发,市场的热情即被瞬间点燃。李蔚回忆,在6月6日当晚,在发布了一条和CDR基金相关的朋友圈后,短短十分钟之内,就有十几位客户向她咨询基金申购的具体信息。

“简直要忙疯了。”

已经临近晚上8点,李蔚(化名)的微信消息提示还是一刻未停。

作为招行上海一家支行的一名贵宾客户经理,李蔚正卯足了劲,等待着6月11日早上,6只CDR基金正式发售号令枪打响的那一刻。

李蔚告诉《棱镜》,在5月底听说了CDR基金的相关消息之后,她足足用了好几天的时间来研究CDR到底是什幺。“毕竟这个不论对于我们还是投资者来说都是新生事物,大家都处在一个夹起螃蟹仔细研究的过程。”

而随着六只CDR基金一纸批文的正式下发,市场的热情即被瞬间点燃。

李蔚回忆,在6月6日当晚,在发布了一条和CDR基金相关的朋友圈后,短短十分钟之内,就有十几位客户向她咨询基金申购的具体信息。

第二天,李蔚通过微信、短信电话等多种形式,就CDR基金的认购对客户进行通知和宣传。但是尽管做的工作和平常没有任何区别,李蔚还是觉得工作量相较之前瞬间暴涨。

渠道狂欢:抢购潮再起

“小伙伴们咨询的太多了,很多问题要反复确认,暂时无法回答的要汇总上报再反馈。仅仅是原有的一些宣传途径,就已经让人忙到没有方向。”李蔚说。

在李蔚的印象中,自CDR基金获得批文消息公布之后的24小时内,让她印象最为深刻的有两个细节。

一个是一位客户6日晚上很晚给她打来电话,说那个基金什幺时候可以买了告诉她一声就好。“这个客户甚至不知道这个基金以及CDR具体是什幺东西,只是听到周围人都在讨论就急着想买。”

另一个细节则是,李蔚有一个专门打新股的大户客户,这两天一直在和她确认自己手中各个账户风险测评的事。这位客户早年开了20个账户做打新,手中资金十分充沛。

“他今天发了几个账户的情况给我,让我帮他查一下,账户的风险评估有没有做。我帮他查了以后,只有两个人的账户做了。他说,这个周末就全部做好,然后每个账户顶格买。”李蔚对《棱镜》描述。

1998年3月27日,首批两只封闭式基金“基金开元”与“基金金泰”同时宣告成立,拉开中国基金行业规范发展之序幕。回顾公募基金20年,银行已经稳定成为基金代销的主要途径。

2018年年初,招行作为发行主渠道打造的300亿首发规模的兴全合宜,证明了其超强的零售能力,以及银行在基金销售稳固的霸主地位。

而在李蔚看来,这只搭乘着政策红利的基金,必将成为另一款“爆款基”,“任何一家渠道必定都不愿放弃。”

据悉,工农中建交五大国有银行,以及招商银行,均被安排参与到代销“独角兽定制基金”。

其中,六家银行对六家基金公司的代销和托管也已经有具体分工,工行主要代销华夏成立的基金,托管华夏、南方、易方达三家的基金;建行代销及托管均是易方达的基金;中行则代销六家基金,托管嘉实、招商的基金;招行代销六家产品,主要代销招商基金。

而除了银行渠道,券商渠道也正“如临大敌”、紧锣密鼓地进行着准备工作。

接近晚上9点,王亮(化名)正在看PPT,准备第二天的CDR基金培训。

王亮是某券商营业部的客户经理,当听说《棱镜》已经在银行渠道打听过,他立马告诉《棱镜》:“如果说你在银行买,到时还需要在券商开户,很麻烦。还不如直接在券商买,封闭半年之后就可以直接在二级市场交易。”

王亮预计,说是个人投资者有5天的认购期,他觉得不到5天就马上会被抢完。6月7日一天,已经有很多客户跟他表达,想要将6只基金每只全部顶格配满50万元,也就是共计300万元。

王亮告诉《棱镜》,CDR基金消息发布以来,许多台湾客户也表现了极大的热情。

王亮分析,此前5月中旬,工业富联披露的《招股意向书摘要》等文件显示,工业复富联在IPO阶段就引入了战略配售,初始战略配售份额达30%,20家战略投资者共认购了81亿元,配售对象包括大型国企、大型保险和国家级投资基金等。“台湾龙头企业所采取的这种形式,让台湾客户对CDR基金这种形式也保持了极高的关注度。”

CDR破局使命背后的政策红利

2018年6月6日深夜,证监会用九份文件,为独角兽企业回归国内资本市场,正式敞开大门。

九份文件主要围绕着市场期盼已久的CDR展开。从2018年两会期间证监会发声,到制度框架基本搭建完毕,仅用了短短3个月时间。